五百平方呎的跨國企業

第一次見 Sam’s Tailor 的 “Sam" 是去年接待一位路過香港的荷里活紅星A的時候。

得知 A 想在香港訂造西裝,便想起可以帶他到皇室貴族,官商名流都幫襯的 Sam 那裡。

周全起見,早一天給 Sam 打了個電話。

「唔該Sam。」

「我係。」

「眀天早上你會在店裡嗎?」

「有(名)人要來嗎?十時吧!」(Sam 說的原文是:"Is somebody coming?")

Sam’s Tailor 是印度籍的 Sam Melwani 在1957年創辦。今天店裡掌舵的 "Sam",其實是創辦人 Sam 的兒子 Manu , 為了方便客人,也以 Sam 自居。

翌日十時前,我跟 A,和同行的造型師 J 到達 Sam’s Tailor, Sam 跟他的裁縫師傅, 已在這個位於尖沙咀彌敦道旁, 一個不起眼的商廈地下的小店侯駕。 Sam 的鋪面積很小,裝修亦不華麗,跟別的裁縫店一樣,店面四面放滿一排排的布匹。令人印象難忘的,除了放滿一地,準備寄往世界各地一箱箱包裝好的新裝,就是男女各一,面積相當細小的試身室。男試身室牆身鋪滿女性名人顧客跟 Sam 的合照,女試身室則是男顧客的照片,怱怱一瞥,已見英國代表有英女皇伊利莎白二世和菲臘親王、查理斯王子、前首相戴卓爾夫人、貝里雅,美國代表則有前總統克林頓,大小布殊、紅星米高積遜、里察基爾… 星光熠熠,好不熱鬧,跟小鋪的平實,更是對比強烈,禾稈冚珍珠。

Sam 見慣名人紅星,與 A 雖然初次見面,閒話家常幾句,再談談相中各人,二人已熟絡起來。一面度身, Sam 一面捧出各款布匹,介紹質料,給 A 配搭挑選。最好笑的是剛上班的小妺此時開始打掃吸麈,我們亦要配合走位閃避。這種家庭式經營的熟不拘禮,或許倒使平日習慣前呼後擁的紅星,享受到片刻平民感覺。

A 當時身穿一套名牌西裝,價值應要港幣數萬元。Sam 忽然閒閒的拋下一句,這褲子太闊,不好看,然後著身邊師傅拿起大頭針就 pin 起褲管來。完成後效果果然修長許多,不得不服。

當 A 挑選了幾款西裝布料之際,Sam 㨂了個恤衫布匹,跟 A 說:「跟你也用這個訂造個恤衫吧,送的!」就在此時一個高挑俊朗的男子走進店內, Sam 高興的跟A介紹:「這是我的兒子 Roshan ,紐約大學畢業,曽在倫敦工作,現在店裡幫手。」隨手從身後櫃台上那大疊雜誌翻出一本,「 Roshan 的雜誌訪問,比我還要多!」

Roshan 跟 A 交流在紐約生活的點滴,Sam則繼續翻出各種布料給 A 挑選。中途叫裁縫師傅跟造型師 J 度身。

「今天我沒計劃訂西裝…」J 有點錯諤的說。

「送個恤衫給你!」Sam 漫不經意的說。

又多幾幅布匹落單之後,一個印籍美少婦抱著眼大大睫毛超長的BB走進店來,是 Roshan 的太太和孩子來跟 A 打招呼,小孩趣緻精靈,把大家都𢭃樂了,一家人還跟 A 拍照留念。閒談間 Sam 笑稱下月他也會到紐約,為一個客戶兒子的婚禮度身訂造所有的男裝禮服。A 高興的跟他交換電郵,約好趁 Sam 在紐約之際,也來為 A 的親朋好友開個度身派對。我終於明白,這小舖是怎樣建立起它的跨國生意的。

終於埋單計數, Sam 著我們一個小時後回來。A跟 J 不明所以,我笑說應該有衫可試,他們聽罷半信半疑。空檔時間走馬看花,回程車子剛要駛進彌敦道,Sam 已經來電催促。走進店內,一套半成品已準備好給 A 試身 fitting 。我在香港生活習慣事事講求速度,也為 Sam 的效率讃嘆,A 更覺 Sam 神乎其技。 Sam 則說假若我們不是趕下午3時飛機,而是黃昏出發的話,A 是可以穿著一套新西裝上機的。

午饍閒談,A 說這次行程的 shopping quota 都在一個小時內花光了!其辭若有憾然,神情卻相當愉快。究竟 A 訂造了幾多套西裝呢?我們一行三人,竟然誰也說不準。Sam’s Tailor 本業功夫紥實,見慣大場面,表現不亢不卑兼非常「識做」,唔 hard-sell 卻勁 sell 得,看似隨意其實鋪排處處有心思。成功果真非僥倖,真要向大師多多學習。

註:上述 A 及 J 的名字並非真實名稱,當日所拍照片亦不方便公開,以上相片來自 Sam’s Tailor Facebook Page 。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