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要用鹽來刷牙的地方嗎?

還有沒有牙膏,要用鹽來刷牙的的地方嗎?還有連杯麵都未見過的農村小孩嗎?偶然看了集TVB的《心路GPS》裏面的「暑假做個鄉下仔」那個應該在廣東省發生的真人Show情節,心中不禁有幾個疑問。

幾年前曾經在「苗圃行動」當義工,山區雖然未有機會親身到過,偏遠山區農村小孩赤腳行幾小時山路上學,吃不飽穿不暖的故事、照片和錄像,倒是聽了看了不少,對有關情況,不是完全無知。只是也知道近年不少農村的學校設施,都改善了不少,加上國內發展一日萬里,還有連牙膏都沒有要用鹽來刷牙的的地方嗎?我的猜想是,廣東省及大城市附近,應該沒有;較為落後的省份,則不得而知。

為了滿足好奇心,我把 Google 暫時擱下,百度了幾下。輾轉搜尋到國內觀眾討論這套《心路GPS》的《心路GPS貼吧》,找到了幾個開心大發現:

  1. 原來不只我這個「香港同胞」對劇中的牙膏、杯麵有疑問,國內不少在城市居住的觀眾,也提出了相同的問題:還有這麼窮的農村嗎?在今時今日連杯麵也未見過是不是太誇張了點呢?貼吧裏的網民熱烈討論一番,有的覺得太誇張,有些較持平的,則舉例說還有。掌握不了實况的,原來大有人在。
  2. 少不免,這個模擬香港人到內地拍真人 Show 的情節,又吸引到一撮內地網民嘲諷香港人對國情的不了解,只懂誇張農村的落後,漠視國內長速的發展。有趣地,也有不少網民認為這不肯面對殘酷現實的表現,其實是自卑心的反映。
  3. 有不少網民提出劇中的「暑假做個鄉下仔」真人Show,其實是抄襲湖南衛視一個頗受歡迎的同類型節目《變形計》。是抄襲嗎?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在內地的視頻網站找到了《變形計》。本來打算隨意看五分鐘,印証抄襲之說,怎料一看之下,欲罷不能,看完了完整的一輯。是抄襲嗎?我覺得不是。取了點靈感,應該是有的。

《變形計》其實真是幾好睇,而且值得講講。

《變形計》節目簡介(官方):

《變形計》是湖南衛視繼《超級女聲》后重點研發的一檔生活類角色互換節目,號稱“新生態紀錄片”。這檔節目結合當下社會熱點,尋找熱點中的當局人物,安排他們進行互換人生體驗,體驗對方的生活。節目同時全程每天24小時跟拍,粗加剪輯后原生態播出。

作為一檔在社會熱點中尋找題材的創新節目,《變形計》的社會意義不言而喻。節目關注時下熱點新聞,挖掘新聞中帶有社會普遍意義的內涵,通過精心設計的節目形式放大這些內涵,並謀求解決尋找某些熱點問題的解決之道。另外,心理學認為,體驗是人們達到相互理解的最佳途徑。

《變形計》即稟承“換位思考”這一思維理念,而且更推至極致,在節目中,你不僅要站在對方立場去設想和理解對方,你還要去過對方的生活,真正體驗對方世界的大小風雲,品察對方思想最微妙的情緒觸動。 “變形”主人公就在與相關對象的互換中,體驗不同人生,達到改善關系、解決矛盾、收獲教益的目的。

《變形計》的節目名稱,靈感大低來自卡夫卡的著名小說《Die Verwandlung 》(英譯 《The Metamorphosis》)。書中主人翁某天一覺醒來,驚覺自己變成了一條大蟲,整部小說充滿像徵意義。《變形計》這個標榜「換位思考」的真人 Show,簡言之就是身分對調實驗。用短短七天的時間,真的可以令參加者脫胎換骨嗎?

我看的一輯《變形計》,名為《少年何愁》,2012年初首播。這次互換身份的,是來自深圳的城市富二代易虎臣,和雲南思茅的貧苦山村少年吴宗宏。

深圳的少爺仔易虎臣,13歳,來自小康之家,深得父母痛錫,樣子蠻 cute 的,有點似 Justine Bieber細個版,在學校因為行為仼性、性格反叛,並不受歡迎,喜歡揶揄同學,上課愛把老師當空氣;又是手機控,試過半年買六部最新款智能手機,對所有 functions 瞭如指掌;極注重外表,有無數對波鞋,無時無刻都在整理頭髮,就是在山區勞動,也不停在梳頭,一度被網民笑稱「梳頭哥」。

山村少年吴宗宏,14歲,來自雲南思茅,在只有兩個老師、23個學生的山區破落小學讀書,每次上學要走五小時山路,因此平時都在學校裏寄宿,周未才回家見父母。家貧,父母要負擔宗宏一星期大概40元的書簿費,其實相當吃力。宗宏在參加《變形計》之前,最遠只到過三十公里外人口不到一萬的小城鎮,不知道深圳、上海。工作人員請他想像易虎臣在深圳的學校有多大時,他的答案是:「學生應該有200人,教師應該有二十個,宿舍應該是八十人一間房⋯」其實小虎在深圳的學校有三千名學生,規模大得遠遠超出宗宏的想像。

少爺仔易虎臣參加《變形計》的動機很簡單,一來可以有個多星期不用返學,二來易爸爸答應他假如能夠完成任務,將會送他一部當時最新款的iPhone4S。城裏的少年物質掛帥,小虎出發前還打算坑爸爸多買一部PSP才收手。

本來以為山區小學惡劣的環境、一日三餐洋瓜拌飯,會讓小虎情緒失控、亂發脾氣,怎料這個小孩表現得相當沉着,餵豬、洗廁所,一一照做;粗茶淡飯,照食;有老鼠、蜘蛛的宿舍,照瞓。令他發脾氣的,反而是因為沒有洗頭水洗頭,一日廿四小時不停的錄影,和周末放假回到忠宏的家,被吳爸爸冷待。後來他才明白,吳爸爸表現冷漠,其實是因為他為人內斂、不善辭令。

小虎在深圳囂張跋扈,在山區卻非常有分寸,知大體。這個孩子,原來很早熟,很有點意思。他說:

這裏的人有真感情,城裏的都不是真正的朋友,都只是在攀比。我其實不特別喜歡追求名牌、新款,都只是為了攀比,為了不給別人比下去⋯

在城市裏長大,有些東西我們見識得早,有一些陰暗面⋯⋯就是喜歡胡作非為,讓別人不好過。

小虎在山區,特別喜歡照顧最瘦弱、最沉默寡言、膚色最深的「小黑」。小黑在學校裏,從來都沒有朋友,小虎一句簡單的問候,讓小黑感受到久違的愛和關懷,也讓工作人員無意間發現小黑悲慘曲折的身世。原來小黑的爸爸,在小黑六歲的時候,因為與妻子意見不合,醉酒殺人,被判入獄十八年。小黑媽媽其後改嫁,生活迫人,也對小黑疏於照顧。因為這樣的背景,小黑性格比較內向,帶點孤癖,從不對人吐露心事,遇有不快事,他只有躲進山上一個小洞穴,找安全感。小虎從攝制隊口中知道了小黑的身世,決定盡力幫他一把。城裏的孩子見識多,他跟工作人員商討,聯繫當局,終於找到了小黑爸爸的下落。原來他被囚於離開山區小學有五小時車程的西雙版納。小黑最大的願望,就是可以再見到爸爸。可能是太突然了,當很小黑從小虎口中得知找到了他爸爸的時候,只有一臉的錯愕。 小虎陪着小黑,跟工作人員連夜趕程,到西雙版納探望小黑的爸爸。一別五年,終於見到日思夜盼的身影,小黑忍不住抱著爸爸痛哭。

小虎跟山區小孩相處下來,慢慢的也被他們的單純、率真所融化。外表、物質,變得次要,「梳頭哥」也開始不梳頭了。想到自己在城裏豐衣足食,家裏幸福滿溢,小虎忽然有了㥻悟 — 「那部iPhone4S 不要了!」

其實易虎臣的性格相當討人喜歡,他心地善良、善解人意、又有點小聰明,從山區回來,少了任性,人成熟了,跟家人和同學的關係,也改善了很多。現在小虎在深圳,是個小明星。跟妹妹到快餐廳,會有妙齡少女在旁邊舉起手機偷影;走到街上,會有不認識的途人,上前問他iPhone4S買了沒有,場面搞笑;節目播出後三個月帶妺妺回雲南山區回訪,在雲南機場竟然被幾十個fans包圍,風頭拍得住韓星;微博粉絲人數,從節目播出前的十個,一躍至今有五十九萬多,影響力驚人。幸好人雖然紅了,卻沒有變得囂張,被粉絲包圍,他反而顯得有點靦腆,相當可愛。

其實要山區的孩子到城裡來代入富二代的角色,挑戰可能比城市人到破落鄉村生活挑戰更大。城市人到鄉村生活,面對種種的落後,忍一忍便過去。過程,更加是歷練反省的好機會。山區小孩性格單純、見識相對較少,一時間面對五光十色、紙醉金迷,人反而容易迷失,變得自怨自艾。宗宏初到深圳,來到了小虎的家和學校,受到前所未有的熱情款待,不知所措,徹夜難眠。易家富裕,出手闊綽,相對自家環境,連幾十塊的學費都捉襟見肘,落差之大,亦一度令京宗宏崩潰。七天的貴族生活,對山村少年是福是禍,是許多觀眾關注的課題。

《變形計》除了娛樂了大眾,也確實有幾個正面的影響。以《少年何愁》一集為例,首先有實實際際改善的,是宗宏山區小學的環境。攝制隊除了拍攝宗宏在深圳上課的過程,原來也把山區的生活點滴播放給他在深圳的三千同學觀看。見到山村小學的破落失收、老鼠橫行的影像,邊看邊流涙,同學們都知道自己是幸運的一羣。在宗宏離開深圳的一天,學校舉行了大型的籌款,共籌得十多萬元給宗宏的山區小學。終於,山區有了新的校舍;同學們不需餐餐洋瓜拌飯,可以有蛋有肉;家長們也無需再為書簿費憂心。在攝制隊回訪山區的時候,發覺小黑比之前更消瘦了,精神也很抑鬱,引起了社會各界的關注,地方政府行是把小黑到城𥚃的醫院診治,知道是心臟出了問題,現正康復休養中。一眾網民還是一直跟進,人間,還是有情的。

《少年何愁》結局篇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Q0NzU5NjE2.html?f=16923085

《少年何愁》全部視頻

http://www.youku.com/playlist_show/id_16923085.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