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個人咖啡》- 九把刀的電影語言

九把刀是台灣著名小說作家,並非電影製作科班出身,編導經驗亦並不深厚,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之前,只導演過一部短片《愛到底之三聲有幸》。其電影作品接連大賣,卻絕非僥倖。相比起自傳式的《那些年》,《等一個人咖啡》沒有真實故事的框框,創作更加奔放,天馬行空又收放自如。本為戲癡的九把刀最愛周星馳,小時候立志成為漫畫家,後來發現畫工跟不上自己的想像力,大學時代開始寫網絡小說,作品題材及類型均極廣泛, 愛情、科幻、武俠通通都寫。九把刀有他獨特的電影語言和風格,雖然是影壇新晉,如何用影象去說故事,其實是經過長時間的思考沉澱的。

魔幻寫實

《等一個人咖啡》其中一個最多人談論的劇情,應該是阿拓從思螢的頭上變出香腸和豆腐花的情節。喜歡的人說這是天馬行空、意想不到;不喜歡的人說這是古靈精怪無厘頭。 其實這種「魔幻寫實」 的手法,在小說和電影中並不少見,著名的代表作,小說有馬奎斯的《百年孤寂》、Manuel Puig的《蜘蛛女之吻》、莫言的《紅高粱家族》、《生死疲勞》、村上春樹的《海邊的卡夫卡》、《1Q84》;電影有西班牙鬼才導演艾慕杜華(Pedro  Almodovar) 的眾多作品,例如《浮花》(《Volver》)、影后 Juliette Binoche主演的《情迷朱古力》(Chocolat)、姜文的《讓子彈飛》等等。

coffee_10

其實藝術、文學、電影,本來就不是現實,創作,就是天馬行空。藝術作品可以寫實,卻不一定需要寫實。

你喜不喜歡一個人,那個人喜不喜歡你,其實,內心都是明白的。九把刀選擇魔幻又搞笑地用香腸和豆腐花把內心明白的事情形象化地表現出來,觀眾印象分外深刻。當然,香腸、滷蛋、豆腐花亦有九把刀電影中常見的性象徵意味。

光影對比

《等一個人咖啡》由三個故事穿插組成:阿拓和思螢不打不相識的青蔥愛情、暴哥和金刀嬸十六年的恩怨情仇、阿不思、老闆娘、「天使」的各自等待。三個故事的人物,隨着劇情的發展,漸漸的從對方的經歷得到了啟發,也在不知不覺中對對方的生命產生了影響。我最欣賞的,是九把刀和導演江金霖對三個故事在視覺上的處理,無論場景、色調、氣氛、燈光、服飾,三者都截然不同,彼此之間又形成強烈對比,在不知不覺間, 帶動觀眾的情緒,對劇情的推進非常有幫助。

Coffee_11

阿拓和思螢這一對,是《等一個人咖啡》的軸心,他們的場景也最多,有校園、 宿舍、街頭、「等一個人」Café、暴哥的海鮮大排檔和金刀嬸的洗衣店。青春、陽光、單純,有他們的場景,通常都陽光明媚,色彩斑斕,熱熱鬧鬧,令人打從心裏覺得舒服,覺得喜歡。暴哥和金刀嬸這一對,大概太壓抑了,所有的場景, 都是在晚上發生的,衣着浮誇懷舊,豹紋花恤衫粗金鏈金勞蛋撻頭一應俱全,燈光昏暗詭異,總有一點電影人物走出螢幕的不真實感,和阿拓思螢那一對,形成強烈對比。「天使」每次出場,總是一絲不苟的白襯衫,臉上打著蘋果光,親切得來有點令人難以捉摸…(唔,有原因的)阿不思和老闆娘的場景由始至終只有一個,就是「等一個人」Café,她們都給「等一個人」困住了。老闆娘終於走出「等一個人」Café 的一幕,亦因此特別有象徵意義。

Coffee_15

《等一個人咖啡》幕後花絮(9) 等一個人,故事篇

「蒙太奇」Montage

Montage is an idea that arises from the collision of independent shots
~  Sergei Eisenstein

「蒙太奇」(Montage) 這個電影術語並不容易翻譯,在法語中,蒙太奇有「組合」的意思,簡言之,就是利用剪接技巧把不同的鏡頭拼湊、碰撞, 產生出新的意義。電影課本裏最經典的「蒙太奇」例子,要數Eisenstein 在1925 年的The Battleship Potemkin。

《等一個人咖啡》的「蒙太奇」是處理得相當不錯的,其中尤其是以暴哥和金刀嬸的幾段戲中戲,和老闆娘「遇上」年輕老闆娘幾段,處理得最為出色, 效果出人意表。另外,思螢和他的鐵頭功女同學幾段相處的戲,也剪接得相當有喜劇效果。九把刀小時侯,曾經立志當漫畫家,雖然最後漫畫家沒有當成,倒訓練了他獨特的視角,創造出電影中出色的分場、鮮明的顏色的對比與構圖。

Parody 惡搞經典

九把刀是周星馳的忠實粉絲,在《等一個人咖啡》 他就刻意的 安排了「斷水流」林國斌重現當年《破壞之王》經典的「垃圾」台詞,和「大師兄」黃一飛在《少林足球》中的鐵頭功,非常之無厘頭,又非常之搞笑。觀眾在電影院重溫了大家的集體回憶,笑翻之餘,回味無窮。

Coffee_12

劇情佈局 

《等一個人咖啡》雖然是一齣輕鬆愛情電影,它的劇本架構其實相當複雜。 如前所述,戲中有三條主線:阿拓 / 思螢、暴哥 / 金刀嬸、阿不思 / 老闆娘 / 「天使」,另外還有回憶中的老闆與老闆娘,暴哥金刀嬸的戲中戲,另加鐵頭功 roommate、「斷水流」、「大師兄」、一眾同學穿插的小故事, 要在兩個小時內完整的把故事說完,其實已經相當不簡單。可以把這麼多不同的風格放在一起已沒有違和感,一口氣說三個故事沒有讓人覺得支離破碎,反而成功的透過劇情的演進,控制觀眾的情緒,有笑有淚,劇終還來一個《鬼眼》(The Sixth Sense)的結局,九把刀說故事的技巧是異常高超的。除了天賦之外,出版七十多本小說的經驗,為九把刀撰寫電影劇本,打下了紮實的根基。

Coffee_14

選角

九把刀的電影,喜歡用新人當主角,《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的柯震東、《等一個人咖啡》的布魯斯 都全無演出經驗的,拍出來的效果,卻清新可喜,讓人驚豔。不依頼「卡士」,反而着重找對的人做對的角色(見前文),相信潛質,相信直覺,九把刀團隊拍電影的態度,其實相當有顛覆性。

照片取自等一個人咖啡Facebook 專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