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城市 - 我們已經落後於新加坡

因為工作關係,筆者經常往返新加坡,也有不少好友住在彼幫,漸漸對當地的生活了解多了,尤其是對當地政府近年利用科技改善市民的生活的措施大感贊嘆。 回來做做資料搜集,發現當地政府近兩年銳意把自己打造為全球第一個「智能國家」(Smart Nation)[1],在善用科技改善市民生活方面,花了不少心思,例子隨處可見:

停車場實時泊位數目顯示屏

Singapore carpark

早於2008年,新加坡的運輸部門已經在市中心,例如烏節路兩旁裝置大型電子顯示屏,列出附近的停車場位置及實時可供泊位數目,以方便駕車人士預先安排行程及決定泊車地點[2]。美國有研究顯示,繁忙時間在道路上可有高達30%的車輛其實是在兜圈尋找泊車位的。提供實時停車場泊車數據,絕對有效減少路面擠塞情況。有關的實時泊車數據資料,亦已經可以透過手機app查閱,非常方便實用。

Singapore carpark_02

公共巴士實時資訊

Singapore bus

新加坡的巴士公司推出了名為IRIS (Intelligence Route Information System)的巴士實時資訊資料庫,市民可以透過網頁、手機app、及主要地標的巴士站的電子屏幕,查閱實時的公共巴士資訊,知道你所等待的巴士還有多少分鐘才到達你身處的巴士站,讓乘客可以更加有效的安排行程,無需再於烈日當空的巴士站望天打掛,絕對是善用GPS、物聯網、流動互聯網的好例子。最近看到香港的九巴也在宣傳類似的巴士到站預報系統,筆者查看過九巴的手機app,暫時未知道如何使用,希望有關服務可以盡快推出,及在主要巴士站設立電子屏幕,畢竟外來的遊客和較年長的乘客,不一定習慣使用手機app。

遙距復康系統 (Tele-health rehabilitation system)

隨着人口老化,公共醫療系統的負擔日益沉重,如何可以更加善用有限的資源服務更多的市民呢?新加坡國立大學就研發出一套名為 Home-rehab的家居康復系統,以便病人可以透過有關的平板電腦應用程式,配合可穿戴感應器在家中進行康復訓練,減少長途跋涉舟車勞頓進出醫院複診的次數,和省卻排隊輪候的時間。醫院的物理治療師亦可透過有關系統,監察病人康復的進度。新加坡已經於去年年底推出有關系統供病人試用。

智能安老院

近來有香港的安老院服務的質素備受質疑,特首認為是土地問題,新加坡當局,就嘗試從科技入手,研究怎可以為安老院的老人家提供一個更舒適和安全的環境[3]。其中兩項新嘗試,包括有名為SoundEye的監控系統 – 安裝在天花的 SoundEye 會自動偵測房間內不尋常的聲音,以防有老人家跌倒或暈倒而無人發覺。有關系統已於當地一所安老院測試四個多月,據說可以提升醫護人員的效率達30%以上。另一個新嘗試,則是名為 SmartMat 的智能床褥,透過安裝在床褥上的光纖,醫護人員可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實時、遙距地監察臥床的長期病患者的心跳及呼吸,減少重複巡房的次數,騰出人手處理其他患者的需要。

智能垃圾收集處理

垃圾的處理,一向都是社會衛生的一大課題。新加坡最近就嘗試在一個公營房屋屋邨,引入智能垃圾收集處理系統,由住户把垃圾掉進垃圾槽的一剎那開始,垃圾就會透過地下管道,被高壓氣體以時速50至80公里的速度,運送至中央處理收集處,再經由大型垃圾車運送至垃圾焚化爐處理,人手減省達七成,亦卻省屋村內設置垃圾房的需要,令地方更加清潔衛生[4]

Signapore refuse
智能政府組屋發展

超過八成的新加坡居民居住在政府興建的組屋 HDB Flats(類似香港的居屋),當中超過九成半擁有其居所的業權,是當地其中一項主要的民生政策。前幾天在新加坡友人的面書上看到當地房屋局的第一個智能組屋屋苑的YouTube廣告片,但覺驚為天人,該屋苑從建築環境規劃、落成後組屋室內的一站式家電能源管理系統、停車場泊車系統、廢物回收處理、公共地方的節能系統等等,都將「智能城市」運用科技、互聯網、流動通訊、大數據等的考慮一一包括其中,而樓花售價三房單位還不用港幣百萬元⋯⋯[5]

近年看到香港政府、科技業界、商會等等,都樂此不疲的談論着「智能城市」這個課題。有關的研討會,如雨後春筍,此起彼落。然而,環顧我們的城市,善用科技、互聯網、物聯網、流動通訊、大數據來改善市民生活的「智能城市」措施和創新思維,卻寥寥可數⋯⋯

遠的不看,就看近在咫尺,我們的「競爭對手」新加坡,在兩年多前才提出把星洲打造為全球第一個智能國家的建議,便立即坐言起行,不但各個政府部門在自己的範疇法掘智能化的空間,還非常有策略地透過資助、鼓勵大學科研、私人機構參與、大力扶植初創企業、透過移民計劃吸引海外科技專才移居當地,鼓勵創新,在短時間內在不同的領域,都有實際以科技改善民生的措施相繼推陳出新。

我們的世界,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改變中。近十年的科技發展,比過去一百年加起來還要多、還要快。現今世代,由科技主導,有史以來,我們可以毋需靠估,而是可以透過參考準確、實時的數據作判斷。再擧一個新加坡的例子: 在當地搭巴士,假如用智能咭(類似香港的八達通)付款的話,乘客於上車及下車時均需拍咭,巴士公司除了可以清楚計算乘客的車資外,更可以準確掌握乘客在不同時段、對不同路線、路段的需求,以便優化路線及時刻表的設計。當地的運輸局及科技局,最近更提出了名為Beeline[6] 的「個人化巴士服務」的群眾外包 (Crowdsource)概念。現在新加坡的市民可以透過Beeline 的手機app,建議他們心目中理想的點對點巴士服務,假如有足夠的市民支持,Beeline 便會開設該路線的點對點巴士服務。原來,還要透過區議員大吹大擂、拉橫額來成功爭取開設、取消一條巴士路線,是多麼80年代的思維!

Beeline

改善民生,不一定是建高鐵、擴建機場的大動作;也不是在各區迴旋處聳立金龍雕像,興建不能避雨的避雨亭; 創新,也不單是 一個創新及科技局的責任。資源,我們暫時不缺,要的是打破因循,耽於往日光輝的思維。當我們還沉醉於吹噓我們的互聯網速有多快、流動電話的普及率高於200%、八達通曾經是全球最先進的電子貨幣[7]⋯⋯ 我們其實已經漸漸落後了。

註腳:
[1] http://www.ida.gov.sg/

[2] http://www.onemotoring.com.sg/publish/onemotoring/en/on_the_roads/traffic_management/intelligent_transport_systems/parking_guidance_system.html

[3] http://www.channelnewsasia.com/news/singapore/more-nursing-homes-to-tap/1859774.html

[4] http://www.channelnewsasia.com/news/singapore/hdb-introduces-new-waste/1885104.html

[5] http://www.channelnewsasia.com/news/singapore/first-batch-of-smart-hdb/1870032.html?cid=fbsg

[6] https://www.beeline.sg/

[7] http://www.news.gov.hk/en/record/html/2014/10/20141030_162304.shtml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