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探》- 人心,是怎樣收買的?

TheAgeOfShadows_poster new

(內含劇透)

金知雲執導,宋康昊、孔劉主演的《密探》是以30年代日治朝鮮作為時代背景,講述反日地下組織「義烈團」與日治政府互相以臥底滲透對方組織的謀諜故事。劇情結構複雜,故事發展多有轉折,美術、攝影、配樂風格強烈,處處見盡心思,是一部極具野心的作品。

二三十年代的是個紛擾的時代,也是個璀璨的時代。各種政治矛盾、戰亂、瑰麗的現代風格、異國風情,都給電影人提供了豐富的養分和創作空間。不少著名電影,都以此為時代背景。西方的代表作有《大亨小傳》、《貝隆夫人》、《珍珠港》,東方的著名作品則有《一代宗師》、《色戒》、《阮玲玉》等等。較早前同是韓國電影的話題之作《下女誘罪》,同樣是以二三十年代作為時代背景。《密探》作為首部由荷里活華納兄弟投資拍攝的韓語片,手額800多萬美元預算,資源豐富。選擇講一個日治朝鮮時期的謀諜故事,無論從是美術,或者劇情發展的可塑性來考慮,都是個聰明的選擇。

《密探》作為一部商業電影,拍得不落俗套。我最欣賞的,是它嘗試透過故事的複雜時代背景,探討人心。

不論是戲裡還是戲外,金錢同樣最易令人折腰。《密探》裡投靠日本的韓國人、滲透對方組織的臥底、出賣自己人的「兄弟」,說到底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談不上什麼高尚情操、國家情感。所謂的忠誠,價高者得;大是大非,不值一文。只要價錢合適,什麼都可以出賣。環顧現實世界,如此人物比比皆是。

然後有另外一種人,是不為利益所動的理想主義者。片中反日地下組織「義烈團」的骨幹成員,譬如孔劉飾演的金優進,便是一例。為了心中的理想,個人的追求全屬次要,甘願受苦受難,甚至犧牲。金優進深愛「義烈團」同志連季純(韓志旼 飾),然而為了大局,他把這段感情深深的埋藏心底。雖然,對於季純偶然任性的要求,他從來都不忍拒絕。導演對這段感的情刻劃得不落俗套。據聞在早期的劇本裏,一對戀人有比較親熱的互動,後來被導演刪減了。幾許深情,卻無奈的錯過了對方,恨錯難翻。電影末段孔劉最後的一組鏡頭,和牆上的幾個刻字,或許是對盲目的理想主義的一種諷刺。

由李炳憲飾演的「義烈團」首領最了解如何收買人心。貪錢的人,用錢來收買;理想主義的人,用高尚情操來感動;重情的人,給他下一個感情的圈套。一切目標為本。

the-age-of-shadows_main-still

宋康昊飾演的李正澈,是個出任日本警察隊目的朝鮮人。國人都以為他是個日本走狗,他卻有自己的一套。「誰人對我好,我就對他好。」不是金錢,不是政治,他的座標,是情義。影片一開頭,便是日本警察圍捕「義烈團」成員金章玉(朴喜洵 飾)的飛簷走壁大戲。宋康昊飾演的李正澈既要為日本人效勞,又想顧全老同學金章玉的安危,危急關頭依然盡力希望顧全雙方周全,一輪追逐、談判,正好刻劃出他性格的最大特徵。重情義,是他的優點,也是他的弱點。

宋康昊和孔劉都是非常有魅力又演技出眾的男演員。片中二人有不少對手戲,由在古董店第一次見面兩人暗自較勁、互探虛實;到和李炳憲三人表面把酒言歡,暗地裏各自盤算;到在火車上令人緊張得喘不過氣來的謀諜混戰,兩人的關係漸次推進,敵友難分。

「義烈團」成功重奪故土,首領住進了總統府,不少團員的下場卻相當悲慘。因為情義,李正澈不顧自身安危為金優進把使命一一完成。國人終於再當家作主,正澈卻並不覺得興奮。當首領(總統)要求他繼續為理想而戰,正澈只是冷冷的拋下一句「再見」,然後孤身上路。你忽然明白,正澈人如其名,看透了政治家不論國籍,還是一樣的虛偽。

圖: 安樂電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