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偽證者》-真相,還需要辯論嗎?

Print

(內含劇透)

《時代偽證者》(Denial)  一片由90年代極富戲劇性的「納粹大屠殺否定者」(Holocaust denier)誹謗訴訟案的真人真事改編。荒謬的人靠做荒謬的事贏得榮華富貴⋯⋯這年頭看這電影,不少荒唐情節似曾相識,百般滋味在心頭。

真相,還需要辯論嗎?

麗素慧絲(Rachel Weisz) 飾演的Deborah Lipstadt是個猶太裔美籍歷史學家。她因為在其有關二戰時期納粹屠殺猶太人的著作中批評英國二戰歷史書暢銷作家David Irving(提摩西史波(Timothy Spall)飾演)飾演)為「極右派」(right wing extremist)與「納粹大屠殺否定者」(Holocaust denier),被對方從英國提告她誹謗。電影由Irving親身到Deborah的新書發佈會踢館展開序幕。

《時代偽證者》一片有很多值得討論的地方,其中一點,就是Irving是否真心相信他所倡議的觀點:希特拉是偉大的領袖、納粹大屠殺並沒有發生。假如他是個誠實的史學家,那麼他著作中的種種不足,便有可能是由他的偏見引起。假若如此,你可以不同意他的觀點,卻不能夠懷疑他的為人。然而,假如他其實確信大屠殺曾經發生,卻刻意多番著書立說否定其存在,甚至對反對他觀點的人興訟,那麼,他就是個用扭曲的歷史去包裝謊言,毫無道德的真小人。

望着螢光幕,我一直在猜想Irving的動機。一個薄有名氣的作者,如此大費周章,越洋控告一個大學教授誹謗,更不斷發表言論,在二戰的幸存者和他們的親人傷口上撒鹽,為的到底是什麼?

為私利,嘩眾取寵

看完電影,在網上搜尋了一下,找到了更多有關David Irving的資料。尚在人世的Irving生於1938年[1],是英國一個二戰歷史書暢銷作家,他自60年代起出版有關二次世界大戰,尤其有關納粹德軍的著作,不少都甚受歡迎。自70年代起他開始漸走偏鋒,把希特拉描寫成偉大的領袖、並且否定猶太人的大屠殺曾經發生。在他口中,集中營的毒氣室,只是用來消毒屍體,並不是用來屠殺猶太人。雖然備受批評,嘩眾取寵的作品卻給他賺取了豐厚的回報,讓他在倫敦的尊貴地段 Mayfair置業,出入以勞斯萊斯代步。

Irving為了爭取知名度,喜歡撩事鬥非,在其他人的地頭和公開場合踢館,當眾羞辱別人,以爭取曝光率。他又經常出爾反爾,判斷史料的準則,往往以是否符合他的論述為大前提。面對不同的觀眾,他會提出完全相反的論點,以博取掌聲。這個人為了私利不擇手段、嘩眾取寵,徹頭徹尾就是一個賤人。

自80年代起,他的寫作事業漸走下坡,而他否定大屠殺的言論,令不少國家,包括奧地利、德國、意大利、加拿大澳洲等拒絕他入境,令他能夠周遊列國講學的機會大減。至90年代初,Irving因為他支持納粹德軍的言論、和其他出版糾紛犯上更多官非,他的出版社又因為他擅自刪改史料而取消了他的新書合約,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之下,Irving孤注一擲,控告Deborah Lipstadt和她的出版社企鵝出版集團誹謗,為的,大概是一個翻身機會。不得不提,老戲骨提摩西史波在劇中真的把Irving的刻薄和卑鄙演繹得淋漓盡致。

矛盾

《時代偽證者》可以說是一齣有關矛盾的戲。劇中的Deborah和Irving為了自己的名聲,和納粹歷史真相,固然是站在對立面。Deborah和她的律師團隊之間也有不少矛盾,當中英、美文化、語言表達、處事風格甚至法律之間的差異,就已經大異其趣。Deborah身為猶太人和史學家,在情感上對二次世界大戰時猶太人所受的苦難,有切膚之痛。律師團隊凡事講求客觀、冷靜、策略、以證據為依歸,對直率的Deborah來說,是令人難以接受的冷漠。

Deborah和她的律師團隊之間的互信,可以說是勝敗的一個主要關鍵。麗素慧絲在這部戲中收起她一貫的嬌艷甜美,演出一個說話直接、硬朗又帶點固執的歷史學家,表現入木三分。Tom Wilkinson飾演的大律師Richard Rampton古道熱腸、Andrew Scott飾演的事務律師冷靜慧黠,三人由矛盾到互信,亦是此片的法庭戲外另一可觀之處。

[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avid_Irving

廣告